歡迎訪問世界華人音樂家協會官方網站!

2019亞洲國際藝術節將于7月下旬在日本東京舉行!

中國大陸區組委會電話:010-87875363    15801349607(工作時間:09:00-17:30)

當前位置:首頁 > 協會資訊 > 理論研討 > 正文

李伯曼對海外的中國音樂研究之貢獻

2013年5月5日,剛剛從國內回來的我像往常一樣,早早來到辦公室打開電腦,看看有沒有郵件。不幸的是,美國加州大學圣地亞哥分校民族音樂學教授南希•蓋(NancyGuy)在轉發給北美中國音樂研究會所有會員的郵件中宣布了一個令人吃驚且悲哀的消息——"弗里德•李伯曼(FredLieberman)今晨由于心臟病發作,不幸去世。""這怎么可能呢?"我不由得自語道。因為在不久前,李伯曼還參加了北美中國音樂研究會會長一職的競選。但之后不久就看到榮鴻曾、韋慈朋(John Lawrence Witzleben)、林萃青、劉長江、余少華、Ricardo Trimillos、Barbara Smith等一封封緬懷李伯曼的郵件。當日,旅美古琴家、北美琴社社長王菲發表《悼念李伯曼教授》的博文,以及美國民族音樂學協會官方網站發布的消息也證實了這一噩耗。

李伯曼生于1940年,在紐約長大。早年入美國著名的伊斯曼音樂學院,主修作曲、音樂學和指揮。畢業后到夏威夷大學攻讀民族音樂學碩士學位,1977年,在著名民族音樂家胡德(Mantle Hood,1918-2005)的指導下,獲得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博士學位。他先后在馬里蘭大學、布朗大學大學任過教,1975年,他轉到華盛頓大學任副教授,與著有《千秋之樂——日本皇室的唐樂風格》(Music of a Thousand Au-tumns:The TSgaku Style of Japanese Court Music.Berkeley: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75)、《雅樂》(Gagaku:TheMusic and Dances of the Japanese Imperial Household.LosAngeles: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65)的羅伯特•加菲亞斯(Robe Garfias)一起,為該校民族音樂學的創立立下了汗馬功勞。1983年,李伯曼開始在加州大學圣克魯茲分校音樂學院任教授,一直到他病逝,達三十年之久。其間,他曾擔任過該校文學院代理院長等重要職位,并兩次擔任音樂系主任一職。除教學、科研外,李伯曼還擔任過《民族音樂學》和《亞洲音樂》學刊主編。

李伯曼對于海外中國音樂的傳播和研究貢獻頗多,這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1、對中國古琴音樂的研究和推廣;2、對有關中國音樂的西文書籍和文章篇目的匯集;3、海外中國音樂教學。

首先是對古琴在海外的研究和介紹。在國內古琴界,有人稱李伯曼是"當代西方世界對中國音樂研究的先驅者之一",一點也不為過。李氏是最早以古琴為研究課題的美國人。此前,雖然法國耶穌會士錢德明(Jean Joseph-Marie Amiot,1718-1793)、英國傳教士兼外交官李太郭(George Trades-cant Lay,1800-1845)、荷蘭外交官高羅佩(Robea Van Gu-lik,1910-1967)等都提到過古琴,高羅佩還出過至今仍被視為經典的《琴道》一書,但只有國人梁銘越在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做過古琴方面的碩博士論文。與李太郭、高羅佩一樣,李伯曼學過古琴,曾師從梅庵琴人吳宗漢(1904-1991)、王憶慈(1915-1999)的晚輩琴友汪振華等(詳見嚴曉星《梅庵琴人傳》,中華書局,2011年,第159頁)。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李伯曼也曾負笈臺灣,求教于琴、箏名家梁在平先生(1910-2000)。梁氏《箏之樂》一書1967年在臺灣出版時,李伯曼曾為之作序。李氏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隨胡德讀博士時,又得到1961年就在該校任琵琶和古琴教師的國樂名家呂振原的指導。李伯曼在臺灣做"田野工作"時,也曾為臺灣的聲樂和器樂錄音(李伯曼采錄的音樂現還保存在加州大學洛杉磯校園的民族音樂學檔案館里)。1977年,李伯曼以《梅庵琴譜》作為研究的文本,以正文長達850多頁的《梅庵琴譜研究》("The Chinese Long Zither Chin:A Study Based onthe Mei-An Chin-P'u")一文獲得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博士學位。之后,他又將《梅庵琴譜》編譯整理,以《中國古琴指南:梅庵琴譜》(A Chinese Zither Tutor:The Mei-An Chin-P'u)為題,作為一本古琴入門書由香港大學和華盛頓大學出版社出版。該書1983年出版后,不僅在國外產生了一定的影響(有關此書,可見榮鴻曾書評,刊登在Asian Music 16.2【spring—Summer,1985】:190—194),也引起了國內學界的注意,其中的第7章還被已故音樂人辛豐年(1923—2013)翻譯介紹到國內。

古琴的音律、音階、調式、琴譜、曲目、指法、文獻等雖然是李伯曼"專攻"的"術業",但對筆者來說,李伯曼對海外中國研究的最大貢獻是他的《中國音樂書目長編》一書。在海外,只要是研究中國音樂的學人,就沒有不知道李伯曼的。這并不僅僅因為他是當時海外為數不多的研究中國音樂且在大學任職的西人,更重要的是,大家都得用他的《中國音樂書目長編》。此書1970年首版,1979年增訂再版。此工具書一出,即得到海外中國音樂研究學者的關注,哈佛的趙如蘭和劍橋的畢鏗(Laurence Picken,1909—2007)紛紛撰寫書評予以肯定。李伯曼的老友、海外中國音樂研究的先驅韓國鐄先生更是對此書贊不絕口,稱其是"有史以來最完整的一本……凡有志于中國音樂的人,不可不知"。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音樂書目長編》不僅是當時也是現今所見唯一的一本西文中國音樂研究工具書。在此之前,不僅英文的供海外學者研究中國音樂的書目很少,就連中文的音樂書目也不多見。李伯曼之前最詳盡、豐富的英文索引是連載在美國音樂圖書館學會會刊《音符》(Notes)的《亞洲音樂書目>。其中《中國》部分分兩期登載于1950年6月號及9月號上,共包括377條有關中國音樂的西文研究資料,其中也包括國人,如王光祈、蕭友梅、蕭淑賢、劉天華、齊如山、趙梅伯、秦薅嶺、應尚能、熊式一、李抱忱、姚莘農等的著作。荷蘭民族音樂學家孔斯特(Jaap Kunst,1891-1960)的經典著作《民族音樂學>第三版于1959年出版時,其后半部書目也含有《中國》類225條,加上臺灣土著音樂6條。外文書目如此缺乏,中文的音樂書目也談不上多,用韓國鐄先生的話說:"只有袁同禮的《中國音樂書目》(梁在平增訂《中國音樂書譜目錄>臺北:中華國樂會,1956)和駐本立修訂的《中國古代音樂書譜目錄》(載于黃友棣《中國音樂思想批判》臺北:樂友書房,1965)。兩者皆以古書為主,又只限于書籍,文章的索引則不得一覓。"李伯曼的《中國音樂書目長編》不僅是當時所見的所列中國音樂書目和文章索引最多的(該書1970年首版就列舉了1483條西文有關中國音樂的書籍和文章),而且大部分都附有簡單的介紹。此外,為了初入門者便于查找,此書的還含有雜志、人名和分類索引。~1979年出增訂本時,詞條更增至2441條。只可惜此后由于興趣轉移(李氏后來多從事美國音樂和通俗音樂的研究教學)和工作忙的緣故,李伯曼再沒有繼續修訂此書。但截止至上世紀70年代,海外學生做與中國音樂有關的學位論文,沒有不使用該書目的。(原作者:宮宏宇)李伯曼對海外中國音樂研究、中國音樂文化在海外傳播的貢獻還體現在他的教學上。李氏是上世紀為數不多的教授中國音樂的美國人。70年代中期李伯曼開始教授中國音樂時,美國的中國音樂教學還處于起步階段。在大學教授中國音樂的教師屈指可數,而且大多是華裔人士,如哈佛的趙如蘭、哥倫比亞的周文中、北伊利諾的韓國鐄、加州大學洛杉磯校區的呂振原、伊利諾的黃瓊瑤、亞利桑那的劉邦瑞、加大(海屋)的李林德、英屬哥倫比亞的梁銘越、匹茲堡的榮鴻曾等。非華裔的除李伯曼外,只有先是研究中國音樂社會學,后執著樂器和曲牌研究的展艾倫(Alan Thrasher)、專事華僑音樂活動研究的雷德(Ronald Riddle)、研究廣東木偶戲的凱根(Alan Ka-gan)、醉心說唱藝術的石清照(Catherine Stevens)等幾個。李伯曼雖然不像畢鏗、趙如蘭、榮鴻曾那樣桃李滿天下,但他對人的熱忱和虛懷若谷也給聽過他課或與他有過接觸的人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曾出版過《江南絲竹在上海》一書、在香港中文大學工作過多年,現任《民族音樂學>主編的韋慈朋(John Lawrence Witzleben)在吊唁李伯曼的郵件中就提到:"我開始在夏威夷大學學民族音樂學時,弗里德是富有傳奇色彩的前輩之一。他的論當代日本作曲家利用傳統樂器的碩士論文頗具示范性。……當我開始涉獵中國音樂研究時,他是我一生所遇見過的最友好、最能鼓勵人的前輩之一。"筆者最初就是通過他1970年出版的《中國音樂書目長編》得知這個人的。后來,為找尋中國音樂在海外的資料也曾多次與他通信求教。他每次都有信必回,耐心解答。我寫英文時,他還讓我寫好后寄給他。

除古琴、書目、教學外,李伯曼一生致力于錢德明的研究,《新格羅夫音樂及音樂家辭典》中錢德明的詞條就是他撰寫的。就在他去世前不久,巴黎索邦大學音樂人類學系教授皮卡爾(Francois Picard)向他介紹自己即將出版的關于錢德明的著作時,李伯曼還提到他研究錢德明已經有30年了。

李伯曼的法語非常好,電子學和數學的基礎也不錯。柏遼茲19世紀中期對中國音樂的極端詆毀之言辭就是他最早和Nguyen Kim-Oanh一起翻譯成英文的。李伯曼沒有機會來中國大陸留學,但他對大陸音樂學家的研究非常注重。70年代末,他和庫特納(Fritz A.Kuttner)曾主持過項目,希望將大陸音樂學家的成果系統地介紹到國外。后來由于經費的問題,項目沒有完全展開。但還是通過韓國鐄的努力將楊蔭瀏、陰法魯、李純一的論著目錄翻譯成了英文,發表在了美國權威刊物《民族音樂學》上。其中楊蔭瀏的目錄有106項之多,陰法魯和李純一的論著目錄也各有三十多項。1975年,在他主編《亞洲音樂》期間,他還和庫特納為畢鏗祝壽編輯出版過一本論文特集,其中除他本人論述《梅庵琴譜》和庫特納討論《淮南子》中的律制問題的文章外,還收有莊本立(1924-2001)、嵇穆(Martin Gimm)、林謙三(1899-1876)、梁銘越、斯科特(A.C.Scott)等有關中國音樂的文章。

近幾年來,李伯曼的研究興趣主要集中在音樂工業與知識版權法及樂器學研究上。他教的課程也以美國通俗音樂、好萊塢音樂劇、甲殼蟲的音樂等流行音樂為主。作為一個受過嚴格訓I練的音樂學家,李伯曼以分析瓦格納的作品聞名,但他也寫過關于約翰•凱奇(John Cage,1912—1992)、武滿徹(1930—1996)等當代作曲家的論文。對美國當代作曲家婁•哈里森(Lou Harrison,1917—2003)更是有相當的研究,曾與同事合作寫過有關哈里森的專著。此外,他也是樂評家,常為《舊金山古典之聲》報撰稿。從2001年開始,他一直致力研究曾創作過歌劇《尼克松在中國》的約翰•亞當斯(JohnAdams)的音樂,并打算出一部專著,可惜壯志未酬身先死。李伯曼的職業雖然是教書,但他也愛創作,六七十年代曾有數首創作作品(聲樂、鋼琴、弦樂四重奏)發表。收藏亞洲樂器也是他的愛好之一。

作為一個涉獵廣泛的民族音樂學家,李伯曼不僅對中國音樂造詣頗深,對日本、朝鮮、西藏、印尼、南印度的傳統音樂也很熟悉,曾就爪哇、巴厘島音樂撰文。他在夏威夷大學的碩士論文就是研究日本當代音樂作品與傳統東方音樂觀念的聯系的。1976年在華盛頓召開的一次學術會議中,他認為民族音樂學已過了有效期,應該廢除。他的發言"民族音樂學應該被廢除嗎?"一石激起千重浪,頗讓與會者激動了一回。后來有很長一段時間,李伯曼對美國的一個叫"感恩而死"(TheGrateful Dead)(1975-1995)的搖滾樂隊極有興趣,花了很多年來做相關研究,發表了大量的研究成果,并與該樂隊的鼓手哈特(Mickey Hart)合作出版了三部書。李伯曼晚年對音樂的知識產權問題有很細致的研究,建立有自己的音樂知識產權法顧問公司,并曾作為專家出庭作證。

李伯曼的逝世標志著中國音樂在海外一個時代的結束。雖然他在去世之前已漸漸淡出中國音樂教學界,但他留下的遺產卻仍值得后人去品味。

(作者宮宏字,奧克蘭大學博士,現任教于新西蘭國立尤尼理工學)

MORE >

協會介紹

世界華人音樂家協會

世界華人音樂家協會是通過香港政府注冊的由全球華人中的歌唱家、作曲家、詞作家、音樂理論家、音樂教育家、音樂社會活動家、群眾文化工作者自愿組成的的世界性學術團體。協會的宗旨是弘揚中華音樂文化,促進國際藝術交流......【更多】

云南十一选五手机走势图